ISUXer | 从秘鲁到南极
LIFESTYLE
ISUX有趣的人 - 本次我们带来ISUX上海天天P图设计团队的小兽同学,几乎是ISUX最会摄影的交互设计师。这篇从秘鲁到南极的探险记,正是PITU Girls勇于探索设计精髓的写照。


秘鲁

被称为世界“第五大文明古国”的秘鲁,在5000年前就孕育出了美洲最早的文明——卡拉尔文明,而全国各处更是遍布着印加时期的历史遗迹。天空之城马丘比丘、巨型芦苇编织而成的漂浮岛、南美的羊驼大陆、中式秘鲁菜系、以天竺鼠做主食的最后的晚餐油画……都吸引着我们在前往南极前,取道这个充满人文风情的国家。

马丘比丘

前往马丘比丘需要从库斯科搭乘火车,在温泉镇借宿一晚,第二天赶早在5点排队搭乘第一班前往山顶的巴士。一夜的暴雨神奇地在我们上山时停了,当云雾散开,亲眼见到看见镶嵌在安第斯高峰之间、乌鲁班巴河之上的马丘比丘,这世界新七大奇迹带来的震撼感难以用文字来表达。一个完整的建筑群展现在眼前,有祭祀神庙、生活居住的住宅、农业用梯田、粮食仓库,功能齐全,甚至可以从建筑风格和石料的加工细致程度区分王室和贫民住所的差异。让人无法想象五百多年前的工匠是如何完成这样的巨制。

马丘比丘的门票仅允许半天的参观时间,如果想多做停留,从不同角度欣赏古城,可以提前预约华纳比丘(Huayna Picchu)或马丘比丘(Machu Picchu)攀登的门票,攀登华纳比丘全程约2小时,而攀登马丘比丘则需要4小时。

从华纳比丘俯瞰马丘比丘


彩虹山

彩虹山地貌和国内的张掖的丹霞地貌相似,不同的矿物成分让山体呈现出七彩的色彩层次。来回10公里的步行距离本以为小菜一碟,但从海拔4300米攀升到5100米,氧气逐渐稀缺,让脚步异常沉重。山下晴空万里,到山顶气温降至零下2度,大风冰雹,大雾遮盖了整座山。直到我们承受不住冰雹风雨开始往回走以后,山顶的风景才微微露出,用无人机的眼代替我们转了一圈山。

旅途中的所有景色和机遇都这么随机,无法奢望一切都完美,只能去体会这些永不重复的独特体验。

拉尔科博物馆

这家利马著名的私人博物馆是一定不能错过的。由拉斐尔·拉尔科创办,收藏了不计其数的精美陶器和金银制品,是一部生动的前印加文明编年史。这座18世纪殖民风格的宅邸,还有着非常安静美丽的花园和无数叫不上名字的美丽植株。在正馆参观结束之后可以前往一个地下的特别展厅,有着丰富的反映秘鲁本土对生殖崇拜和对生命诠释的陶器,定能让你大开眼界。

库斯科周边

体现古人农耕技术的莫雷梯田遗址(Sitio Arqueológico de Moray)、远看犹如土耳其棉花堡的马拉斯盐田(Salinas de Maras)、有着宏伟的太阳神殿的欧雁台(Ollantaytambo)都可以让你在库斯科的行程更加饱满。不过需要堤防的是这里的高海拔和日晒,如果高原反应头痛难忍,可以尝试多喝些可卡茶。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

布宜诺斯艾利斯在西班牙语的含义是“好的空气”。博卡区最具南美风情,建筑五颜六色,四处飘着探戈音乐。在博卡青年球场周围,你要是带着其他球队的帽子,还会和当地球迷争论一番。而在五月广场周围,则遍布着欧式风情的咖啡馆,可能走进了哪家百年咖啡馆的深处,你会发现晚上有探戈秀在这里上演,提前预约看表演,还有机会参与免费的探戈课程。

博卡区色彩斑斓的街景

百年咖啡馆Cafe Tortoni

夜晚的探戈表演

由歌剧院改建的雅典人书店,是世界最美书店之一。


世界最南端的邮局

阿根廷乌斯怀亚的火地岛国家公园里有个小小的邮局,它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的最南端的邮局。有一位老船长给大家盖邮戳和贴护照纪念贴。

南极,从乌斯怀亚出发

大部分出发南极的船会从乌斯怀亚的港口出发。南极行程的风格取决于你选择什么样的船。大型船只穿越德雷克海峡时会更稳更舒适,小型船只享受的南极登陆时间则会更长。500人以上的船只禁止在任何地点停靠,200人以下的船可以在大多数地点停靠,而100人以下的船只的登陆准备过程会更短,有更多活动的时间。我们选择的是加拿大的船公司,容纳134名游客的破冰船Expedition号,在穿越德雷克海峡之后,只要天气允许,每天都有两次的登陆时间。

破冰前行的世界尽头

在情人节的早晨5点,探险队长在广播里把我们叫醒,希望我们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冲破南极圈的瞬间。到了下午,面前逐渐出现了大片冰面,我们不断破冰向南,直到冰越来越厚越来越厚……厚到破冰船无法穿越。然而船长告诉我们,我们不会停在这里,他将绕到外海继续向南。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这艘船迎来了它几十年来第一次到达的南纬68度。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成了纪念,最南的一次航行、最南的一次徒步、最南的一次划皮划艇、最南的早中晚餐……

在南极的日常

几乎所有的活动都集中在Expedition Lounge里。船上最有价值的配置就是随船的探险队员,有鸟类学家、生物学家、BBC记者、极地摄影师、通晓南极历史的博物学家、皮划艇教练等等。除了登陆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厅里听探险队员对环境、生物和史料的分享,看BBC的纪录片。更多的信息补充之后才能理解南极探索对整个人类的意义,更多地去想象那些冒险家所面对的严酷,以及思考人和自然的关系。

Expedition上配有10艘双人皮划艇,一船仅20人可以体验在南极划皮划艇,所以在预定南极行程时就需要抢先预留名额。幸运的是这次行程登陆时的天气条件都不错,几乎每次都能划,只是每次登陆的2小时,都需要在划皮划艇还是登陆之间二选一。

跳上我船头的南极鸬鹚

如果选择登陆,登陆点一般是科考站或是企鹅栖息地。在下船/上船前都需要在Mud Room消毒(防止物种入侵南极)并且除了水之外不能携带任何食物上岸。

南极的大大小小的科考站配置差距巨大。最厉害如美国在南极极点建立的Amundsen-Scott站;还有像空间站一样有高科技设施,可以移动的英国Harley科考站;也有我们达到的朴实的乌克兰Vernadsky站(当年用一英镑从英国人手里买下)。

乌克兰科考员的日常除了采集记录数据之外就是寻找解闷的手段,有一个间本该设计成办公室的房间被打造成了酒吧,他们还手捏了很多旅游纪念品,开起了南极的礼品店。

墙上的急救包也是意味深长……

在一年只有200人来过的Red Rock,被废弃的英国Stonington站,我们偶遇了从英国来维修南极遗产的工作人员,为明信片盖上了极圈内的戳。

在到达阿根廷San Martin站的时候,作为半年内第一波来科考站的游客,我们受到了这次行程最热情的接待。

露营也是南极活动的选项之一。船公司配给的睡袋能抵御零下20的天气,所以对南极半岛冬天0度左右的天气来说并不冷,这可要比南极的另外一个项目——冲入南极的海水里冬泳,温和得多。可以在乐手的吉他弹唱后入睡,在企鹅的叫早声中醒来。

飞翔的企鹅

第一次下水就遇到了六头大翅鲸,一路都有成群的企鹅跃出水面,和趴在旁边冰面上的Crabeater海豹。“飞翔的企鹅”曾经只是作为昵称出现的QQ的视觉稿里,现在却真实地出现在了眼前。在返程的飞机上我重新看了一遍快乐的大脚,虽然是动画,但细节写实,人类对南极海域鱼类的过度捕捞真实存在。现在南极公约组织会通过给每一艘持证渔船配备监管员,对捕捞上来的数量和鱼是否成年(幼鱼过多说明捕捞过度)做监管,更多地去改进捕鱼的技术以减少吊钩或收网时候把海鸟一起捕捞致死的问题。但不管如何控制,人类对食物的需求仍在影响南极的自然生态。

第一次下水,还不会游泳的阿黛丽企鹅。


废弃的鲸加工厂

捕鲸业在南极盛极一时,鲸鱼油被用作香料、灯油、肥皂,肉用来加工。随着北欧人南下带来鲸鱼捕杀技术的演进,连续很长时间里,一年有4万头鲸被捕杀,好几种鲸所剩无几。直到1946年被监管后,数量才逐渐恢复。然而日本和一些北欧国家目前仍在反对鲸禁捕令。

更多精彩画面在视频中等你来发现。


  • 7985
  • 34
CONTRIBUTORS
  • 7985
ISUX 二维码